新中国成立后,上海电视剧从无到有,从学步到成长。凭借其贴近现实生活的创作理念、清新简约的镜头语言、丰富芬芳的生活氛围和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在全国电视屏幕上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文化景观。沪剧从大都市的文化传统中汲取营养,并受到上海建设浪潮的滋养。它不仅展示了上海的文化特色,也见证了这个城市的历史变迁。

《上海生产》留下了许多经典电视剧,包括宏大的史诗章节和通过普通人的经历反映时代背景的叙事。不仅有传奇的浪漫戏剧,还有触地的现实主义作品。观众可以感受到时代的波澜壮阔,了解多彩的世界形势,探索上海人的奋斗历程,并一睹这座城市的文化背景。

去年,上海获得了总共发行512190部电视剧的许可证,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创作中心。

海派:在大时代背景下讲述上海故事,提升上海城市特色

谁会想到上海的第一部电视剧是在食堂里诞生的!《红色火焰》于1958年10月25日开始拍摄。它描述了上海耐酸搪瓷厂的年轻工人李志向,经过100多年的努力,他成功地用石灰代替了电石。当时上海电视台所在的新永安大厦13楼的演播室很小,电视剧是在11楼的餐厅拍摄的。艺术家们用不透明的天鹅绒窗帘盖住餐厅的窗户,并将布景设置为临时布景。特殊技术人员使用羽毛掸子在灯光前摇动,产生火焰跳动的感觉,以模拟工人测试电焊时的电弧火花。

艺术的火花照亮了上海的银幕,上海文艺工作者以勇气和智慧成为世界第一,勇敢地引领了中国电视剧的发展趋势。1979年7月1日,电视剧《红花永不凋谢》在上海电视台播出。它不仅呼应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普遍观点,也开启了新时期中国戏剧的快速发展和壮大。“当时,对电视台实力的评价主要是基于电视剧的创作能力。当时,上海电视剧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李振林认为,20世纪80年代,上海戏剧全面发展了连续剧、独角戏、儿童剧、歌剧电影等艺术形式。《家庭风格》、《穷街陋巷》、《陈毅与刺客》、《颜二窝之夜》、《血腥优雅》、《十六岁花季》、《盲人之心》、《西苑记》和《紫萱》等优秀作品相继问世,展现了“中国影视半壁江山”的气势。

◆电视剧《紫萱》海报

在不懈的探索中,深厚的城市文化引发了电视剧创作者的审美意识,海派也紧随其后。一批标有“上海”字样的电视剧为中国荧屏带来了新鲜的“海风”,讲述了大时代背景下生动的上海故事和老百姓喜爱的上海传说,巧妙地弘扬了上海的城市精神。《上海的早晨》充满了强烈的上海风格。它用生动的镜头语言叙述了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的宏伟篇章。它用“家庭事务”反映了时代和历史,真实地描绘了一代人在火热岁月中的精神面貌。《上海家庭》以平实的方式描绘了“中国阿信”的视觉印象,展现了上海女性独特的风采。它还可以探索几代上海人的奋斗足迹,并一睹这座城市的文化背景。

上海家庭讲述了妇女斗争的故事,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上海的文化背景。该剧由李玲、何伟、谢园、龙接君、孙其信等主演。

海派的核心在于将美学思想融入时代的潮流中,激发与时代共鸣的创造性豪情。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上海的影视作品聚焦于现代化建设中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首轮共播出了32部上海制作的电视剧。其中有反映转型期社会变迁、关注新时期人们精神水平历史变化的“大河”等。还有“大浦东”和“外滩钟”,它们展现了改革开放时代的繁荣,描写了建设者们在通往梦想的道路上的艰难困苦。这些电视剧紧跟时代脉搏,符合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事业。他们用汹涌澎湃的历史诗歌和生动的艺术形象描绘了多彩而精彩的生活画面。

“上海味道”叙事:突破“父母短”的琐碎,走向更广阔的时代生活

1981年,“大众小吃店”引起了电视观众的兴趣。上海电影演员剧团的电影《卖大面包的女孩》聚焦于普通人的琐事。银幕上父母的短缺使人们感觉更加友好,由此反映出来的失业青年的就业问题是当时中国社会的热点话题之一。从此,关注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成为上海电视剧创作中的一种文化意识。从仔细观察微观社会单位开始,然后塑造群体形象,描绘人的情感和社会状况,甚至历史变迁,这种群聚群散、从小见大的叙事方法在上海影视剧创作史上有着丰富的成功范例。

沪剧旨在展示“普通人”的人性美和“小事”的重要社会内涵,而上海城市为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文化营养。“贫民街”中狭窄的“葛覃路”和棚户区居民建造的简易房屋在大上海地图上建造了一个小“村”。“十六岁的花季”为年轻男女创造了一个独特的生活空间...多彩的屏幕世界就像一个多棱镜,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多元文化的城市生活。

◆电视剧《大河》围绕改革开放初期三个主角截然不同的命运,再现了1978年至2008年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主演有王锴、杨朔、董子健等。

家庭伦理剧一直是上海电视剧叙事艺术的主流,从《三个女人的生活》的婆婆、媳妇、嫂子到《我想有一个家》呼唤世界的真情实感。从聚焦家庭养老的《对儿童的长久爱》和《对儿童的长久爱》,到讨论家政服务和家庭养老的《田教授家的二十八个保姆》,上海荧屏上出现了人生悲欢离合的场景以现代公民文化为核心的文化基因在大多数作品中都可以找到,但它们突破了地域限制。上海戏剧学院教授武保合认为,这些上海戏剧大致描绘了上海的街道风景,并且都反映了时代当作品的内在文化基因与时代的外部趋势相碰撞时,民族情感效应就形成了。"

观众的审美情趣在不断变化,海派戏剧的叙事范式也在与时俱进。上海电视剧逐渐突破琐碎的“家庭短剧”,走向更广阔的生活时代。《美好时光》抓住了当前城市人对婚姻和家庭的看法。《幸福家庭》剖析了城市青年在职业和婚姻之间的选择时的心理过程。“小分离”和“小快乐”坚定地触及了中国父母的生活痛点...这些作品巧妙地强调人物的心理意识,从个人生活经历和情感经历中透视时序图和社会现实,兼顾戏剧张力和社会能力,并引起广泛共鸣。

上海品质:跳出“象征上海”,小屏幕投射城市精神的大格局

现在看来,1990年播出的《围城》仍然标志着电视剧与文学作品融合所达到的最理想的审美境界。由这一边的视听符号构成的生动而感性的形象世界令观众难忘。庞大的文学宝库不断为上海电视剧的创作提供养分,《因果报应》和《长恨歌》也走出了自己的文学改编之路。35集电视剧《长恨歌》改编自王安忆同名小说,原著被称为《现代上海史诗》。随着电视剧在观众面前慢慢展开,生活在上海小巷中的女性所体验到的理想愿景、对爱情和真理的追求、成功与失败,也与20世纪40年代至90年代上海大都市的变迁交织在一起。它们可以说是上海当代电视剧现实主义上海美学的代表作品。

◆电视剧《围城》由黄蜀芹执导,陈明道、吕丽萍和李媛媛主演。虽然只有十集,但它是许多观众心中评价最高的国产剧。

美丽不是一成不变的。近年来,电视剧的创作思维不断拓宽。上海文艺工作者胸怀宽广、眼光长远,跳出了“象征上海”的狭窄格局,成为引领中国文艺潮流的重要力量,“亮剑”带观众回到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描绘革命战士的英雄形象。《平凡的世界》展现了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中期中国西北城乡社会的巨大变化,书写了普通人的“中国梦”。《大河》展示了农村改革的艰难历程,从普通人的角度见证了时代的变迁...这些高质量的电视剧改编自文学作品,从主演到导演再到制作团队,实现了上海全国工业元素的无缝对接。“上海生产”被赋予了新的含义。上海已经成为中国优秀影视文化的融合地,吸收了全国优秀的影视文化资源,更多优秀的中国故事可以在上海清晰地阐述和传播。

《为什么笙箫默》改编自同名小说,是第一部网络日播出量超过3亿的电视剧,由唐嫣、钟汉良等主演。

“上海产品”的高标准也得到了世界各地观众的认可。20世纪80年代,上海电视剧悄然走向世界。1987年10月,“穷人街”在日本札幌举行的第三届世界电视节上获得纪念奖。这是中国电视剧首次在国外举行的国际电视节上获奖。儿童推理电视剧《窗台上的脚印》获得了1989年保加利亚“普鲁夫迪夫金盒子”奖。这是中国第一部获得国际奖项的儿童电视连续剧。第一部在海外播出的上海电视剧是《鸡公》。该节目在新加坡播出后,主题曲《鞋子破了,帽子破了》在星岛很受欢迎。后来,《浣纱女传》、《李芹世民王》、《孙中山宋庆龄》、《秋海棠》、《春秋》、《花与鸽》相继在海外电视台播出。近年来,上海电视剧的“走出去”步伐不断加快,到2018年已经出口到世界2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海的《生活启示录》和《小分离》在乌兰巴托找到了知心朋友。《媳妇的美好时光》在非洲非常受欢迎,吸引坦桑尼亚观众集体称赞...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的形象正慢慢展现在全球观众面前。一组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品给外国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因为它们描绘了当代人相似的生活条件,包含了共同的人类情感。除了亲切感之外,海外观众也对今天中国的美丽景色印象深刻。

上海产品的独特魅力是什么

◆文学经典为上海电视剧的创作提供营养。1990年播出的《围城》树立了电视艺术改编文学的审美符号。此后,《长恨歌》、《平凡的世界》等小说也被成功改编成电视剧,成为上海电视剧的重要组成部分。

◆电视剧《因果报应》于1995年在上海播出。它讲述了五个孩子从云南到上海寻找亲人的故事,并通过银幕故事展示了上海人的生活。自此,“婆婆、媳妇、嫂子”、“媳妇的好日子”等家庭伦理剧成为上海电视剧的重要组成部分。

◆《大河》等记录改革进程的电视作品也见证了上海电视剧创作的复兴: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业元素在上海无缝对接,赋予“上海生产”新的含义。

作者:玄晶

编辑:周敏贤

上一篇: 哪怕是亲爸亲妈,这些掉价的行为做多了,孩子也会打心眼里瞧不起

下一篇: 齐鲁晚报:售卖求职者简历应当“全链条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