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由3332个单词组成,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文|言和

编辑

编者按:对于科技股来说,除了考虑短期波动的影响之外,它们还面临着技术周转快、误读概率高等风险。卜凡认为,如果投资者真的不确定,购买领导者相对安全。在科技股中,卜凡认为5g是最具决定性的行业。

最近几天,早期表现非常好的科技股突然失去了话语权。沈万的电子、通信和计算机行业在9月25日分别下跌3.67%、2.15%和1.99%后,于26日再次领跌a股,所有行业跌幅均超过3%。至于科技股,最近的调整主要是由于板块领涨过高和市场整体疲软,以及一些基金选择在长假前离开市场以防范风险。

基岩资本(基岩Capital)副总裁卜凡认为,除了考虑短期波动的影响之外,科技股投资还面临快速技术周转和高误读概率等风险。"如果投资者真的不确定,收购一家领先公司是一个相对安全的策略."在卜凡看来,由消费者自身需求驱动的“2c”场景的登陆机会相对更加明确,而“2b”和“2g”场景看起来很美,但登陆并不容易。尽管有成功的案例,但“2c”相对较少。

εεεε

科技股将成为牛市的主线

《红色周刊》:投资科技股的最大风险是什么?

卜凡:科技股最大的风险是技术变化快,难以把握。如果不及时跟进新技术,使用旧技术的企业将很快被淘汰。科技股的第二个风险是很有可能被误读。即使一家公司开发了新技术,它仍可能不符合大规模生产的条件。为了达到大规模生产的水平,生产能力必须提高。所谓产能攀升,小规模生产完全不同于大规模生产。只有当产能攀升到一定水平,才能实现大规模生产。在这个过程中,设备折旧的损益也应考虑在内。这是大多数公司无法大规模生产的主要原因。

《红周刊》:近十年来,美国股市的牛市几乎是由科技股主导的。你认为a股市场具有技术牛市的潜力或条件吗?

卜凡:a股具备生产科技牛的条件。第一,政策支持主要体现在资本市场设立科学技术委员会,使一批拥有核心技术的公司能够上市融资,增加研发投资。此外,国家还不断支持科技创新,如半导体领域的大型国家基金。第二,当前中美关系将迫使中国企业更加重视研发、自力更生和自主可控技术的发展。许多领先的科技公司都是上市公司。只要这些公司能够取得技术突破和进口替代,他们就能够在中国获得非常大的市场,市场价值的增长是不可避免的。

《红色周刊》:既然判断科技股将成为本次牛市的主线,你的投资思路是什么?

卜凡:科技股的投资思路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和底层技术,包括芯片、5g和人工智能,是未来20年最重要的三项技术,大部分创新都将源自它们;第二层是应用和场景,如无人驾驶、远程医疗、物联网等。第三层是基于不同场景的行业细分。在进行具体投资时,有必要找到能够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先公司,或者在商业化方面领先于他们的公司。例如,如果我们投资5g,我们需要关注华为及其供应链公司,因为他是引领技术变革的公司。

《红色周刊》:这三个层次在应用和场景上有什么好的变化吗?

卜凡:现在很多应用程序都很好想象,但是登陆并不那么容易。例如,我认为难以实现的远程医疗和在线诊断治疗,是由消费者需求驱动的一些场景在“2c”侧的登陆,如自动驾驶、vr等应用场景,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好的体验。纵观美国科技股的成长历史,顶级公司也是苹果、微软和亚马逊等“2c”公司。“2c”公司比“2b”公司发展得更快。

《红色周刊》:在科技领域,你认为哪个细分市场机会最大?

卜凡:目前,5g在科学技术领域具有最高的确定性。与人工智能和芯片技术相比,5g的确定性可以通过各国政府和运营商的投资计划得到清晰的跟踪。例如,中国关于建造5g基站数量的计划、运营商关于5g网络商业使用和5g包分发的计划,以及各种手机制造商关于5g手机分发的计划都是非常明确的。

εεεε

5g板具有最高的确定性

《红色周刊》:你提到5g的确定性。让我们从最近更新的5g手机开始。随着华为推出全球首款基于5g soc的手机伴侣30,未来将出现5g手机交换浪潮。在投资方面,哪些子部门值得更多关注?

卜凡:手机销售在过去两年相对疲软。随着5g的到来,2020年下半年可能会出现相对明显的机器更换浪潮。移动电话产业链中的所有制造商可能都提高了产品销售和单价。华为的迅速崛起给国内制造商带来了更多机会。首先,华为的整体销售额可能会有很大的增长。其次,华为将增加国内供应商的市场份额。至于技术上的变化,也值得注意,如天线的变化,lcp天线的使用和滤波器的变化,这些都有投资机会。

《红色周刊》:你认为5g炒作达到了什么阶段?

卜凡:如果仅仅从网络建设的角度来看,3g和4g之前的投资阶段一般会经历两个阶段:概念升温和性能实现。从2018年8月到2019年2月,最后一波价格主要是概念性的。该国一直说5g将在市场上销售。美国也表示将赢得这场重要的比赛。此时,它仍处于概念阶段,性能尚未着陆。一些公司的股价已经翻了一倍或三倍。目前,第一阶段,即炒作阶段,即将结束。接下来应该是绩效现金阶段。

2019年是5g基站真正开始建设的第一年。业绩开始缓慢下降,趋势是上升的。绩效现金阶段主要关注每个公司的绩效。一些公司的持续表现可能超出预期,而另一些公司如果达不到预期可能会下跌。绩效现金阶段也是股票价格分化的阶段。

从更广阔的产业链角度来看,目前5g炒作仍处于炒作网络建设阶段,后端应用将有更大的机会。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动驾驶和虚拟现实。虚拟现实在这个行业有很大的空间,但是资本市场还没有反映出来。华为近日发布虚拟现实眼镜,资本市场可能会更加关注这一领域。自动驾驶仪也将在未来一两年内受到市场的更多关注。

《红色周刊》:您提到2019年是第一年开始真正意义上的5g基站建设,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把握这个子领域的机遇呢?

卜凡:基站建设的投资机会主要体现在pcb、天线、滤波器、光模块等子领域。目前,这些行业已经得到了反映,许多公司已经上涨了很多。业绩发布后应该有投资机会,但需要把握业绩发布的速度和市场预期。

《红色周刊》:您还提到5g后端应用程序的两个最重要的应用场景是自动驾驶和虚拟现实。他们目前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卜凡:5g有非常广泛的应用。目前,可以在地面着陆或取得快速效果的应用是自动驾驶仪和虚拟现实。无人驾驶自行车的智能化发展非常迅速。随着各种传感器的大规模生产和成本的不断下降,自驾车制造商里程的积累和算法的不断优化,以及商业模式的不断成熟,自驾车可能会更快地落地。虚拟现实有许多应用,各种头部显示设备已经上市好几年了。然而,由于网络延迟和内容缺乏,其发展并不是很快。然而,虚拟现实仍然是商业化的一个有希望的方向。华为的虚拟现实眼镜将于12月上市,内容比以前丰富得多。虚拟现实必须依靠硬件和网络,内容的共同突破会有很好的前景。目前,这一时间点可能很快就会到来。韩国5g已经在商业上使用了一段时间。目前,虚拟现实对于韩国5g用户来说也是一个更好的场景。

《红色周刊》:5g你会选择哪种公司?

卜凡:我通常会选择几种类型的公司:就建筑而言,第一种是技术变革相对较大的公司。过去,一种技术用于4g,另一种技术用于5g。其他技术将不可避免地有一个新的市场。例如,过去是金属腔的过滤器现在可能是电介质过滤器。谁在电介质滤波器方面做得好,谁就有更多的市场空间。

第二类是单位价值大幅增加的公司。例如,传统4g基站的天线约为1500元,5g基站的天线约为7000元。如果基站的数量保持不变,利润会更多。事实上,5g的频谱较短,这意味着可以建立更多的基站来覆盖它。

就后端应用程序而言,这取决于哪些场景正在逐渐成熟,例如订单已经到位的行业中一两年或一年一个成熟的业务场景。

《红色周刊》:从产业链的角度来看,5g产业链的上游产业主要包括芯片、光学器件和射频器件;中游主要包括基站、传输设备和基站天线。下游包括运营和终端设备市场。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你更喜欢哪个环节?

卜凡:从投资的角度来看,从上游到中间,再到下游,实际上有很多机会,但是机会出现在不同的阶段。在5g网络建设阶段,即运营商获得许可后的2-3年内,网络建设是主要的。这一阶段的投资机会主要集中在上中游。

每个分区仍然会有一些差异。由于5g和4g技术的差异,某些领域将会发生巨大变化,例如典型的pcb领域。一方面,对材料的要求提高了。只有少数公司能够制造高频和高速通信板,能够这样做的企业自然会受益匪浅。另一方面,进口被取代了。以前,这些材料是从国外购买的,但现在它们可以在中国制造。

结束。

重印请在文章底部留下一条信息,注明公开号码的名称和标识;请在转载文章的开头注明来源于鸿侃金融(hkcj2016)和作者。

————

一键命令“低估机会”

快乐赛车app 江苏快3购买 500彩票 湖北十一选五

上一篇: 茅台董事长李保芳:茅台酒是拿来喝的,不是拿来炒的

下一篇: 华为诉“非洲之王”传音控股侵权,索赔2000万元